今天是:
热门搜索: 二十四道拐 脱贫攻坚 山地旅游
当前页面:首页 » 新闻中心 » 晴隆要闻
【我的扶贫故事】我为家乡父老代言
  字号:[]  [我要打印][关闭] 视力保护色:

我为家乡父老代言

晴隆县大厂小学 杨明巾

我是晴隆县大厂小学的一名教师201710月,我突然接到一个让我意想不到的通知,将我抽调回三宝彝族乡参与脱贫攻坚工作。当时我的思想情绪曾经出现小小的波动,因为我大的孩子正在上幼儿园,小的孩子刚刚7个月,还在哺乳期,如果我去了,势必带着孩子,肯定会有许多预想不到难以克服的困难。

说句实话,我的家乡三宝彝族乡,由于地处偏远,山高陡谷深,土地贫瘠,多年来由于交通不便,文化落后,加之少数民族同胞传统甚至还较为原始耕作方式,一直重复着“春种一遍坡,夏收一袋粮”的故事,直到2014年贫困发生率仍77.08%,是典型的“一方水土养不一方人”的典型贫困山区能够参与到脱贫攻坚大军,回到我生斯长于斯的地方为家乡父老服务,这对我来说,又是多么光荣的任务。作为从三宝彝族乡走出来的苗家姑娘,作为三宝人民的儿女,我有什么理由不接受组织安排,不积极响应组织号召回到家乡工作?虽然我心里有忐忑,深怕自己工作做不好让组织失望让父老乡亲失望,但我还是接受组织安排,背着自己的小孩子,按时到新工作岗位报到了。

正如我前面所,三宝彝族乡是“一方水土养不一方人”的典型贫困山区,我到新的工作岗位时,正是省委作出三宝彝族乡整建制搬迁到县城阿妹戚托小镇的决策之时我们面临的任务就是动员三宝彝族乡6263名群众搬迁,一个不少,一个都不能少。

当时我想,党和国家在县城修建好房屋,让我的父老乡亲搬去住,不但一分钱不要,还能解决就业,解决增收等,这是天大的好事,我暗暗庆幸我的家乡父老在党的关怀下,从此生活将会发生根本性的改变,暗暗庆幸自己能够参与到这份工作中,能够最大限度地为家乡父老做些实事好事

可是,我万万想不到的是,本以为天上掉馅饼这样的好事却没有得到家乡父老的认可一是他们不相信世上会有这样的好事二是他们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条件艰苦,但有一亩三分地,没有了土地,到城里靠什么生活他们心里没底;三是一些老人由于长期生活在大山里,对外面的世界缺乏了解,对城市生活心存畏惧,故土难离,甚至还担忧自己百年之后在寸土寸金的城里找不到安葬之处,等等各种的担忧,各种的理由就是不搬。甚至到最后还千方百计躲避乡里的干部说实话,我这个土生土长能够用苗语和他们交流的本乡人也是四处碰壁。

搬迁动员工作举步维艰,我当初的工作积极性也渐渐降到了冰点。

有一次,天气十分寒冷,地上早已结冰,我冒着毛毛雨到一户人家,放下背上已经冷得全身打颤的女儿,想要一点开水冲牛奶给孩子喝,却被这户人家拒绝了。我当时的心情可以说比布满脸上的“凌毛”还冰冷,泪水禁不住夺眶而出,我是为他们好,才来动员他们搬迁,他们为什么要如此对我

我知道,当时感到气馁、感到泄气的不止我一个人,工作陷入低谷,谁的情绪也不高。

感到忧闷感到失落时,我很不得跑到望云山上大喊:“党和政府是真帮我们,乡亲们为什么就是不理解不支持呢

可我知道,喊也没用,埋怨群众不理解不支持也不对他们的文化程度和眼界决定了他们对搬迁政策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接受、消化、理解的过程。群众不理解不支持,只能说明我们的工作没有做到更细,没有做到群众的心里去,还需要进一步的改进。我们坚信,我们现在做的不仅是动员搬迁,更是在党和政府的坚强领导下,投身一项有意义的事业:那就是彻底阻断三宝彝族乡的贫困代际传递,让彝族、苗族同胞过上幸福日子。

古语说得好,己之不欲,勿施于人。我的父母兄弟也属于搬迁对象,我为什么不先去动员他们呢?也许我的父母兄弟搬了,就能带动其他人家搬了。于是,我信心满满地回到了家里,想动员自己的父亲带头搬迁。

我有兄弟姐妹五个,只有我一个人读到大学而且分配了工作,曾经在乡政府工作过的父亲一直把我视为他的骄傲,他也因为通情达理在村里有一定的威信,再加上平时家里的大物小事父亲也会经常征询我的意见,我的意见建议他也常采纳我想,只要和父亲讲清楚搬迁好政策,一定会得到父亲的支持。可是,父亲与村里的其他人一样,回答我的只有两个字:“不

弟媳在一边也是不友好地说:“你去骗不到别人,跑回家里来骗自家人了。”弟媳就是一个农村妇女,没读过书,她这样说,我不怪她,但父亲生硬的回答却让我半天喘不过气来,一向通情达理的父亲怎么会变得这样不近人情,我是他的女儿,他的掌上明珠,我怎么会骗他呢?泪水,委屈的泪水顿时在我眼眶里打着转,可倔强的我楞是没让眼泪掉下来。我知道如果我此时哭出来,不但显我没有信心,更会坚定他们对我的疑虑。此时我不断往柴火里加柴禾,让柴火烧得更旺,我一遍一遍地讲,为了三宝的群众过上幸福日子,连省委书记都亲自到三宝安排搬迁工作共产党执政这些年来,哪一条政策是对我们苗族好?如果不是共产党的民族政策,女儿会成为人民教师吗?父亲不断点头,却又不断摇头。但我搬出省委书记都关心搬迁这事,还是父亲有所触动,可他还是没有点头。

第二天晚上,第三天晚上,坐在柴火边我缠着父亲,一遍又一遍地讲搬迁政策,终于,父亲相信了,点头答应两个老人先搬。可弟媳听到老人答应了,立马跑出来说,老人要搬老人搬,她是绝对不搬的,要是老人只听姑娘话,硬要他们跟着搬,她就和我弟弟离婚。弟弟有三个孩子,要是离婚了,三个孩子怎么办?父亲听到弟媳这样说,又犹豫了。我赶紧说,不搬也行,但可不可以随我去先看看房子?弟媳可以少放一天牛,就当去城里休息一天去看看能否安排一个保洁员的岗位?要是实在不干,不搬就不搬吧。父亲似乎听出了我的意思,对弟媳妇说,要不我们先去看看,你姐姐是政府的人,难道她真会骗自己的家人?父亲这样说话了,弟媳一时间也不敢违抗。

第二天,我赶紧叫来爱人,带着父亲及弟媳到城里看房子。

原来极力反对的弟媳看到房子,不停地用苗语说,真的,这房子真是给我们的?以后三个孩子都可以在这里读书

我赶紧接话说,不但能在这里读书,三宝街道还答应,要是你搬来,马上安排你当保洁员,每月有1800块钱的工资哩。

这个程说起来有点长,但我不想漏掉父亲及弟媳思想的变化,因为后来许多搬迁群众的思想转变和他们大体相同

我的家人成了第一批搬迁入住阿妹戚托小镇的人。我又一鼓作气动员了我的伯伯、叔叔家搬迁。

动员伯伯叔叔家搬迁时,他们看到父亲搬了,更看到三宝彝族乡的其他群众大多搬了,是没再遇上什么大的阻力。

可喜的是,父亲搬后,村里许多人都跟着搬了。更加难能可贵的是,父亲还陪同乡里的其他干部到贵阳等地做其他群众的搬迁动员工作,受到县领导、乡领导的称赞。

搬到阿妹戚托小镇的父亲似乎也换了一个人似的,显得精神焕发经常对乡亲们说:“我闺女是共产党的人,她虽然是给政府代言,但其实是在给我们代言啊。相信共产党没错,相信我闺女没错!”

父亲这话,让我骄傲的同时也让我深思。对父亲来说,我一直是他的骄傲,因为我是三宝的儿女,也是他的女儿。此时,我代表政府回去工作,我是在给政府代言,忠于党和人民,我就能无愧于这个时代,更无愧于我的父老乡亲!

脱贫攻坚这场伟大的战役总有全胜的时候,我最终也会回到我的三尺讲台,但我坚信,搬出大山的三宝人民,从此将会过上全新的生活,因为他们是新时代的新市民。

我为我是这场伟大战役中的一名战士而骄傲,重回故地,有机会为家乡父老真情服务而自豪此时此刻,请允许我家乡父老代言感谢党和政府的恩情,我们会永远铭记于心!

我叫杨明巾,我为家乡父老代言。

(编辑:杨浩)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面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